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>  孝义新闻 >> 外媒关注  >> 浏览文章
[三晋都市报]孝义一大叔18米长钢笔画绘巨变
田海奎与他创作的孝义版“清明上河图”钢笔画。
 
正在创作的田海奎。

 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6周年,近日,孝义市铝矿小区一位50岁的大叔田海奎展出了一幅长18米、宽0.5米的钢笔画巨作,是一幅孝义版“清明上河图”。每天至少5个小时的伏案,历时半年该画终于完成。半张1.8米的床和一个小马扎就是这幅画的全部成长环境。

  巨画展风景

  该画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田海奎成长的柳湾矿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克俄村的老槐树、水井、牛车、小路、窑洞说起,包括春种秋收、人拉肩扛,大人给孩子喂食,甚至一棵老核桃树、一只吃草的羊,村里的一切都原汁原味地展现在眼前;到当时矿山采矿区进口的美国20吨的“大黄车”、索道、蒸汽火车、陆路运输;到后来的学校、孝义旧发电厂、第一次修复后的中阳楼;再到现在的胜溪湖森林公园、立交桥、孝义中学远景、体育馆、府前街全景;最后是将来的想象,汽车可以开上去的楼房、现代化的立交桥,金龙山的风光等。

  画中从农业学大寨到改革开放,到现在日新月异的变化,再到将来的丰富想象。画中,三个时期的主题婚礼更是将时代感体现得立体生动。该画作单人物就有600余人,交通工具100余辆,其间,用掉了48根笔芯。

  “闲潭云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。”时间的飞逝和岁月的变迁,可以沧海桑田,谈起作这幅画的初衷,来源于田海奎这些年路经八一水库看到的巨大变化。“由于不经常去,变化历历在目,原来的孝午线一边是垃圾,一边是土堆,坑坑洼洼,车经过,尘土飞扬,一身‘黑面子’。后来路也平了、宽了,环境也好了。现在变成了胜溪湖森林公园,脏水横流之地已成为纵贯东西的城市绿飘带,变化之大令人惊叹。”田海奎说。

  “随家进孝四十载,永安变化记脑海。甲寅贫镇灯光残,长鞭一扬最丰采。改革东风吹入晋,矿海成功把市改。高楼似笋追日增,轿车如龙嫌路窄。百度拜师张择端,绘此长卷来喝彩。”这是田海奎为这幅画作的诗,更是城市发展变化在他心中的真实写照。

  从小痴迷美术

  田海奎出生于孝义市柳湾矿,1976年,毛泽东同志去世,矿区找不到黑白照片,北京知青曹沛只得画了张铅笔素描作为遗像。当时,只有9岁的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对美术如此痴迷,凑在跟前一看就是一天。看到对画画这么认真的一个小孩子,曹沛用心地教了他一个月,直到调离当地。

  画画,对田海奎来说简直是酷爱。起初,他四处找纸片画,没有白纸,就寻来账本用反面画。“一开始就照着连环画画,一个月一沓。后来,开始画山水,核桃树是我最初的山水借鉴,12岁就可以画出完整的毛泽东像,渐渐地,雷锋、刘胡兰,见什么画什么。”田海奎说。

  田海奎热爱一切与美术有关的东西。16岁初中毕业,他来到孝义文化馆,向郭志成老师学了3个月画画,素描、国画、水粉画样样都学。为了参加工作,他和大多数矿区孩子一样,17岁上了技校学了钳工。其间,他第一次用电钻雕了一匹铜马。

  技校毕业后,田海奎被分配到矿工会负责宣传,幼儿园四周护栏上的小动物图画、漫画安全月的作品、正月十五的彩灯……矿区随处可见他的作品。当时铝矿招待所门口两只两米多高的泥塑鹤、俱乐部4米多高的马,从立骨开始,一道道工序都是他亲手塑成。

  田海奎第一次看到钢笔画是在一本杂志的附页,就是这幅《黄山情》让他感到十分惊讶。“钢笔怎么可以画出铅笔的效果?”他认真观察,仔细琢磨,临摹出第一幅长1.5米、宽0.3米的钢笔画。“钢笔画下笔要果断,线条更清晰,而且完成后不易损坏。”田海奎说。

  伉俪情深筑梦想

  说到田海奎,不得不说他的爱情。一个新疆姑娘,在与他偶遇并互留地址后,便开始通信。

  “特别欣赏他的才华,他的每封信都用小楷书写,信后附有画作。”田海奎的妻子刘桂玲说。一封信一去一回就得一个多月,每封信都被她珍藏。从信里刘桂玲了解的越来越多,还知道了他小时候高烧引发了癫痫后遗症。也是这个原因,让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理想,安于现状。

  通过3年的书信来往,刘桂玲不顾家人的反对,义无反顾、不远几千里嫁给了田海奎。嫁过来以后,她从未后悔,一心一意支持着他,不让他做一点家务,并带着他四处求医。

  2012年,田海奎的癫痫病越来越严重,发病越来越频繁。这时,刘桂玲下定决心,带着他在北京某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。手术的成功令他奇迹般重生,他可以重新拿起画笔、拿起刻刀,做喜欢的事情。近30年病痛所带来的阴霾、绝望令他一扫而光,因病带来的坏脾气也全部收敛。“这么多年她没有一句怨言,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家,而且非常孝顺。以前都是她照顾我,后半辈子我要好好照顾她。”田海奎对妻子非常感激。

  犹如重生的田海奎更加热爱生活,珍惜美好的一切。他认为钢笔画不必纠结于技法,最主要是遵循自己的“本心”,从中找到乐趣。每次画画遇到不太明白如何表达的时候,他就开始雕刻。“画一千幅不如雕刻一件。”这也是他非常喜欢雕刻的原因。他常说:“画画对我来说,就像吃饭睡觉一样,是一种需要,一种无法替代的需要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是一种享受。” (记者 郭鹏 通讯员 李波/文 通讯员 张建益/图)

(原标题:孝义一大叔18米长钢笔画绘巨变

推荐收藏打印字体:【关闭